文章详细

一座老台门里的商业传奇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0日 柯桥律师  

距离新昌县城40公里的大山深处有练使村,该村外练使自然村村口,有一株枝繁叶茂的银杏树,银杏树掩映着一座老宅——镜澄埠。

镜澄埠,始建于民国十八年,呈南北走向,是一座改良版的老台门。在这个老台门里曾崛起过一个商业传奇。1929年,一个叫做杨宝墉的人看中了镜岭江的通航优势,变卖家中田产后在练使村买下一片沙滩,砌筑防水坝,建立筏埠头,并在江边建起了镜澄埠。镜澄埠并不是简单的交易市场,而更像是现代的商业综合体。“它是一所集教学、娱乐、住宿等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性场所。”新昌县博物馆工作人员介绍说,虽然随着时代的进步,杨宝墉建商埠的梦想没有实现,但他敢于尝试的精神值得尊敬。近日,我们走进镜澄埠,去见证曾经的商业传奇、探寻那个时代的生活印迹。

北门入口处

A 这里曾是交通要津

从新昌城关出发,沿着曲曲折折的农村公路一路向西,其间要经过镜岭镇。出了镜岭集镇后,我们继续向西行进,镜岭江在山的那边拐了一个大弯后继续陪着我们前行。

外练使自然村村口,镜澄埠的灰墙黑瓦在一众新建的房子中异常显眼。银杏树巨大的阴影投在老宅的北门,大门洞开,黄友银老人的躺椅就支在老台门的门楼底下,长长的弄堂透着厚重的年代感。

黄友银,今年84岁,老家在镜岭镇外婆坑村,“土改”后,他随着家人一起搬进了镜澄埠。“当时一共有5户人家10多个人一起搬进来的。”老人说,那时这里是当地最好的房子。

相比当时还十分封闭的外婆坑村,练使村可算是繁华之地,不但商业兴盛,而且有历史底蕴。据新昌文史专家唐佳文说,练使村系宋代古村,当时有一个叫戴质的人,跟着岳家军平杨泰乱,授青州团练使,死后葬在这里,村子就叫练使村。练使村由外练使、里练使组成。

据了解,古时,练使村是交通要津。陆路,它有直通天台、东阳等地的古道;水上,有竹筏可沿镜岭江、澄潭江直通嵊州。当地山民将烟叶、茶叶、药材等土特产聚集到此地出售,外商又将食盐、布匹等日用品贩运往此地供应山民,村里往来客商不断,很是热闹。

“以前都是靠竹筏、木筏运送东西去澄潭、嵊州。”黄友银老人告诉杨宝墉到底有没有站在山顶看着山下人来人往的繁忙景象,如今已经无从考证,但1929年,杨宝墉确实带着家人来到了练使村,并出资购买了一片沙滩,砌筑防水坝,建立筏埠头,并在江边建起了镜澄埠。

镜澄埠,南北走向,中轴线上设门楼前后两幢,北门楼为三层高楼,二楼置戏台,供做戏与集会所用,三楼设教室用于办学。北门楼北侧立面包檐砌筑,拱券砖制门饰上阳刻“镜澄埠”三字。门楼一楼均有大门,大门一闭,这里就是一个独立的空间。镜澄埠内,临街的两边各有19间二层楼房,底层为商铺,二楼作仓库和营业者住宿之用。

为表自己永久经营商埠的决心,杨宝墉变卖了家中所有田产,又在镜澄埠附近建了一座三合院——镜澄庐,将一家老小全部迁至练使村。可惜的是,十七八年前镜澄庐毁于一场大火。

村民们说,镜澄埠刚开业的时候着实热闹了一阵子。“听父辈们说,这里来往的人多,非常热闹,时常请戏班唱戏,最久的一次一连唱了十天十夜。”一位村民告诉村民们告诉黄友银老人说,最多的时候镜澄埠里一共住着10多户人家,所有房子里都住了人,原本相通的二楼也被住户隔成了各自的房间。从此,南北门楼里的的大门就不再关闭,随时欢迎其他村民串门、聊天。

随着时间的推移,年轻人渐渐走出了老宅。镜澄埠也在渐渐老去,加上年久失修,瓦片破裂,屋面渗漏,虫蚁木蜂侵害,整组建筑破残严重。

但住在这里的老人们依然还在坚守,哪家出现漏雨或者楼板虫蛀严重的情况,他们就合力进行小规模的维修,以期尽量延长台门的生命力。

镜澄埠外景




All Right Reserved 柯桥律师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2021 版权所有 法律咨询热线:15381631686 网站支持: 大律师网